北风于江以

雾里看花,遇时懵懂

【APH】【联五】阴谋论

“该死的眼镜小鬼!”王耀狠抽一口烟,沉着脸看着桌上玻璃杯中折射着点点白光直戳人眼泡沫早已消磨而尽的橙黄的啤酒开口。


坐在对面的弗朗西斯一手长靠着沙发一手轻摇高脚杯中暗红的红酒,闻言挑起一个饶有兴味的笑容,接口道:“眼镜小鬼?哦,谁?该不会是琼斯家的那个小鬼阿尔弗雷德吧。”


王耀牵起一个并不算是微笑的微笑,回弗朗西斯的话:“可别这么说,我说的是柯克兰家那位'绅士'的表弟。看,我可没说他的名字。”王耀耸耸肩。


弗朗西斯做出一副夸张到极致的惊讶样:“哦,'绅士',这可真是一个讽刺至极的词了――他就只是一个虚伪的伪善者罢了――包括他那位整天像是吃错药的表弟。我敢肯定柯克兰肯定也和你杠...

“死人最会说话,甜言蜜语一句接一句的来,因为他们没有负担没有责任,一走就是一了百了。”


“那为什么我从来都听不到从你嘴里吐出一句甜言蜜语,布拉金斯基先生?”

“我总是在做一个梦。梦里的我被困死在高高的火刑柱上,熊熊大火灼烧着我的皮肤,我痛苦地喊叫出声,然而高呼出的声音却是‘法兰西万岁’,我听到身边恶毒的诅咒如同浪潮一般涌向我,我却更加高呼‘法兰西’,然后突然的,我恍惚间看到一个稚嫩的长金发少年,他朝我看着,脸上满是泪痕,他的神情痛苦,美丽的紫罗兰色的眼珠氲着水雾,他的嘴嗫嚅着,颤抖地喊出一个名字——‘贞德’——我突然惊醒,梦结束了。”

一个自我介绍

大家好,这里江以,叫我江以就可以了。

主混APH

耀厨  偶尔写写别的CP和原创

一个喜欢坑的写手

毫无节操可言

懒癌晚期

起名废

是一个潜水很久的小透明。

是耀厨哦,但也喜欢联五,喜欢全员。

耀相关CP都吃。

脾气还算可以,但有时候脑子转不过来不太会说话,是个语废。

希望在这里可以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请多指教。

【APH】满三清——序(名字暂定,到时候会改)

我回来了,说好的长篇我做到了(′̥̥̥▵‵̥̥̥ ૂ)

此篇内好茶老人设

预警下一篇

PS:从这篇里应该可以看出这个长篇要写的CP有哪些了吧(๑•̀ㅂ•́)√

——————————————

当连绵的冬雨降临城市时,亚瑟深觉这个冬天寒冷得有些过分。

由于连绵不断的雨,亚瑟无法遵循医生的嘱咐每日带王耀去屋外散步,也由于空气止不住的湿冷,他的老毛病——腿疼,又犯了。

也许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见阳光的缘故,亚瑟总觉得王耀那张苍老而疲惫的脸越加瘦小而没有温度,他的身体也像台接连报废的老旧机器,运作时危险地咔咔作响。换句话说,他觉得王耀快死了。

当这个念头从他的心中冒芽时,亚瑟不禁一惊,随之而...

【all耀】【论坛】谈谈露熊万年前男友的经历(中)

我觉得我还是把标题改成123吧(瘫)


抱歉我实在瞎扯不下去了,等我有灵感了再写(இωஇ )


我写的真的是个鬼东西!


这一篇和标题没有丝毫关系,你们看着玩吧(இωஇ )


设定见我前几篇


关于我里面的所有东西都为虚构请不要信我的胡扯!!


链接见评论

抱歉啊,这篇我不知道要写到猴年马月了,先放一小段吧。

【all耀】【论坛】谈谈露熊万年前男友的经历(上)

是我上次那篇论坛体的继续,算是一个系列

设定见我前两篇

关于什么电影奥斯卡奖时代周刊什么的都是瞎扯的,别信我就对了

没时间了我下次继续

然而我到底写了个什么鬼东西我不仅思考了起来🤔

后续等有时间再写吧

本来是想直接发lof的然后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发文带图,只好放弃

链接见评论

很随意的年终总结和反思

仔细翻了翻自己的lof主页,发现自己什么成就也没有,全是些段子和坑,于是十分内疚的反思自己今年都做了些什么,然后答案是――什么也没做。

十分的咸鱼了。

发出来的文中稍微毕较满意的是《我喜欢你或我爱你》这一篇,也是我所有文章里热度最高的一篇了😂,果然还是文笔太差了,要继续努力啊。

还有一篇欠了将近两个月的金钱文《忽然而见》还没写完,一股罪恶感蔓延至我的内心啊。这篇拖太久了,我最近过几天可能会发出来。

为了提升自己的文笔,也为了让自己更勤劳,寒假补完课后可能会有一篇all耀的中篇连载,希望大家到时候会喜欢吧。

年终总结和反思大概就这些。

很抱歉。

【原创】一个与夏日有关的故事

六月份写的。

一个小短篇。
送给那些夏日里离去的老人,以及要接受离别的你。

我对于盛夏的到来感觉格外迟钝。
六月的后期一连下了几天大雨,雨过天晴后,校园里那些执著的穿着外套和长袖的人也绝迹了,我才恍然察觉,盛夏到了。

盛夏的到来体现在各个细节。偶然抬头间会发现 校园里栽种的树叶子碧绿地翠眼,在午间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细长的光,而天空无时无刻不放着晴,万里无云是对它最好的评价,傍晚间,操场边的草坪上空游行着无数多的蜻蜓。

盛夏是个好时段,校园里浮着慵懒与活力的混杂物,少女们穿着彰显自己身材的贴身短袖与短裙,这样的日子显得格外臃肿和迷茫,空了几层的高三教室却在以沉默的方式提醒着后人。

日子就很...

真真真的没人喜欢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_(:ᗤ」ㄥ)_
我尽力码长吧
非常谢谢那些愿意关注我这条废鱼的小天使,你们有什么想让我写的我都可以写,不过应该也没人愿意让我写吧_(:ᗤ」ㄥ)_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总在某些地方有些相似之处。

比如小学二年级,当老师问到大家“以后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个永不过时的老土问题时,身边的同学们都吵吵闹闹的回答着“医生”“警察”“老师”这些答案时,他们两个是班内唯二的两个眼神坚定并放着光芒,大声的、异口同声的回答的人:“有钱人!”

又比如这时,他俩一个在北京,一个在纽约,一个在早晨,一个在晚上,倒着时差,却都在回答着蜂拥而来的记者们的问题。

“请问您是如何做到在短短十年内拼搏出如今的地位和财富的?”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笑了,对着镜头,一个蕴含深意而又礼貌疏离的笑。

他们开口,又是几乎同一时间内说出这句话:“很简单,先定个小...

真相是假

这首歌里的好几句歌词真的很适合长发太太的一篇文了(好像也不算一篇文,只是本子特典里的一个段落,需要的话指路点这里

【极东】【论坛向】论菊fafa转到耀爷到底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阴谋还是真姻缘

这是以前的一个坑了,想了想还是写成了论坛向的这是前文
————————————

1L 楼主
如题,所以这到底是菊fafa的阴谋还是真手气太差🤔

2L
前排围观吃瓜

3L
我就觉得这一定是小菊的,嗯……你懂的,预谋已久的心思啊

4L
码住,赞同楼上,菊fafa早就已经在几个月前的某期明星大采访透露出了想和耀爷参加《The fool is the highest》的想法了。可见这阴谋早就有所布局啊

5L
咿——说不定是天时地利人和作祟呢😏

6L
楼上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小菊早就有这个心思所以才会接受邀请去参加上一期的《The fool》,没想到运气居然那么好一下就转到耀大美人了🤔

7L
所以综上...

上次那篇开头时提过的脑洞点这里
码的非常随意,所以也就随便看吧。
听说明天七夕,我也只能靠这点东西混更了(叹息)
其实七夕我超想发刀子来着的(小声bb)
米耀夫夫,艾伦儿子,不接受的话请慎入

© 北风于江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