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于江以

主混APH
耀厨 偶尔写写别的CP和原创
一个喜欢坑的写手
毫无节操可言
懒癌晚期
起名废



雾里看花,遇时懵懂

【原创】一个与夏日有关的故事

六月份写的。

一个小短篇。
送给那些夏日里离去的老人,以及要接受离别的你。

我对于盛夏的到来感觉格外迟钝。
六月的后期一连下了几天大雨,雨过天晴后,校园里那些执著的穿着外套和长袖的人也绝迹了,我才恍然察觉,盛夏到了。

盛夏的到来体现在各个细节。偶然抬头间会发现 校园里栽种的树叶子碧绿地翠眼,在午间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细长的光,而天空无时无刻不放着晴,万里无云是对它最好的评价,傍晚间,操场边的草坪上空游行着无数多的蜻蜓。

盛夏是个好时段,校园里浮着慵懒与活力的混杂物,少女们穿着彰显自己身材的贴身短袖与短裙,这样的日子显得格外臃肿和迷茫,空了几层的高三教室却在以沉默的方式提醒着后人。

日子就很...

真真真的没人喜欢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_(:ᗤ」ㄥ)_
我尽力码长吧
非常谢谢那些愿意关注我这条废鱼的小天使,你们有什么想让我写的我都可以写,不过应该也没人愿意让我写吧_(:ᗤ」ㄥ)_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总在某些地方有些相似之处。

比如小学二年级,当老师问到大家“以后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个永不过时的老土问题时,身边的同学们都吵吵闹闹的回答着“医生”“警察”“老师”这些答案时,他们两个是班内唯二的两个眼神坚定并放着光芒,大声的、异口同声的回答的人:“有钱人!”

又比如这时,他俩一个在北京,一个在纽约,一个在早晨,一个在晚上,倒着时差,却都在回答着蜂拥而来的记者们的问题。

“请问您是如何做到在短短十年内拼搏出如今的地位和财富的?”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笑了,对着镜头,一个蕴含深意而又礼貌疏离的笑。

他们开口,又是几乎同一时间内说出这句话:“很简单,先定个小...

真相是假

这首歌里的好几句歌词真的很适合长发太太的一篇文了(好像也不算一篇文,只是本子特典里的一个段落,需要的话指路点这里

【极东】【论坛向】论菊fafa转到耀爷到底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阴谋还是真姻缘

这是以前的一个坑了,想了想还是写成了论坛向的这是前文
————————————

1L 楼主
如题,所以这到底是菊fafa的阴谋还是真手气太差🤔

2L
前排围观吃瓜

3L
我就觉得这一定是小菊的,嗯……你懂的,预谋已久的心思啊

4L
码住,赞同楼上,菊fafa早就已经在几个月前的某期明星大采访透露出了想和耀爷参加《The fool is the highest》的想法了。可见这阴谋早就有所布局啊

5L
咿——说不定是天时地利人和作祟呢😏

6L
楼上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小菊早就有这个心思所以才会接受邀请去参加上一期的《The fool》,没想到运气居然那么好一下就转到耀大美人了🤔

7L
所以综上...

上次那篇开头时提过的脑洞点这里
码的非常随意,所以也就随便看吧。
听说明天七夕,我也只能靠这点东西混更了(叹息)
其实七夕我超想发刀子来着的(小声bb)
米耀夫夫,艾伦儿子,不接受的话请慎入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性感黑三,在线打虫

非常无聊且没有逻辑性的一篇无脑短文,脑洞来源是微博上看的一条父子打蟑螂的新闻,其实一开始的脑洞是想写金钱夫夫和他们的儿子大战蟑螂的,后来码了一半放弃了,有点夸张,将就着看吧。
蟑螂真是一大噩梦(叹息)
――――――――――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此刻正面临着关键的一刻,只要他们沉住气这场“错误”的战争就能即将迎来胜利。

王耀紧绷着身体对同样僵着身子的阿尔弗雷德轻声说:“阿尔,我数三下,第三声的时候你就打下去。”

阿尔弗雷德抓紧了手里的拖鞋,小幅度但坚定的点点头。

“3,2,1——”

阿尔弗雷德猛地将手中的拖鞋向他斜前方的黑色虫子砸去。

鞋子落在虫子一旁,小幅度的弹跳一下后彻底滚远。虫子则被惊...

【APH】【金钱组】ti voglio bene(我喜欢你或我爱你)

金钱组真是太可爱了,用爱发电。
但今天的我仍旧是个起名废。
一个乱七八糟的小甜饼。

  阿尔弗雷德一直以为自己很喜欢王耀。

  直到他们大学毕业后他就接到王耀的结婚请帖。

  那天晚上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去酒吧狂饮。所幸那天晚上连一向刻薄的亚瑟都不曾跟他说过几句话,只是矜持的喝着酒,紧皱着眉,就连饮酒时那张唇也显得薄凉。

  真像个衣冠禽兽。

  阿尔弗雷德在心中滥骂道。

  去他妈的矜持。去他妈的结婚。去他妈的……

  却在忽然想到那个名字时又强...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个人观点】。所以,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

一小段,估计又是个坑。

我,江某某,为爱发电。

今天的我仍旧是个起名废💔

“这年头,连婊子都要立牌坊。”王耀在电话中用中文咬牙切齿地骂道,“阿尔弗雷德,你连本田菊都不如。”

贸易战想对老米这样骂一句
就不占金钱tag了吧

【金钱组】同饮

浮屠君:

瞎说:

金钱最近搞事情蛮厉害,一波接一波,猝不及防。

现在看看词,有些地方忽然还觉得满契合的。就当是个人的小自恋吧。

这首歌从去年八月份开始动工,到今天彻底结束也是不容易了。

感谢帮忙的各位小天使!

这里每一主题对应淮南子一篇文(注:饮马为联文)


链接走此处:黑塔利亚金钱组同人曲 


《同饮》


策划:浮屠
原曲:东方萃梦想
作者: @淮南子 采桑 
联文作者: @长发 
词:浮屠、非欢、天墉三宝一生推、观止、夜溪
唱:怀瑾握鱼兮、禹汐漾
美工: @-木三儿- 
后期:禹...

【APH】【朝耀】日记

我怎么敢有勇气发这种东西@_@😭

意识流

提示

1.日记顺序是混乱的

2.你们猜sir到底有没有病,哈哈别猜了,就是有病

3.又名亚瑟回忆录

4.写的绝望,读起来无感,哈哈就这样吧,我已经绝望了@_@

――――――――――

我记得王耀洁白的手指和温和的眉眼。
但也只有这些了。
除此之外,我还记得。
我爱他。

今日: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去医院的途中。只是迎面相遇我就有了倾诉的欲望。
于是在他将要与我擦肩而过的瞬间,我拉住了他的手。
我对他说了第一句话。
我有病。

今日:
王耀的眉眼柔和得像雾,温和得像风,在阳光的亲吻下他像是会发光,闭上眼睛,他像是春野里的草。
有微风轻轻略过,浮动他零碎的...

【APH】【all耀】头01

(预警:1.老王有断头,不适者勿看!!!

           2.此文纯属虚构

           3.又名神奇助攻者(╯▽╰)

――――――――――――――――――――――――――――

王耀觉得糟透了,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脚下的步伐虚虚弱弱的踏在深黑的土地上,然而――哦!在这黑暗的走道里谁知道他的脚下踩着的是什么呢!也许是用人的血肉所铺成的土地也说不定!毕竟这可是个暴君的陵地宫。...

© 北风于江以 | Powered by LOFTER